这个人很傻
会把天聊死
这个人很尬
最好不要找

被供奉的神明

0.08

  沈垣大惊,立刻站了起来,抛下一句“留在竹舍”给洛冰河,随后便夺门而出。

  洛冰河还没有反应过来,再抬头,连沈垣的人影都找不到了。

  这是个和往常差不多的下午,也和往常一样。

  师尊选择的总是苍穹。

  大腿侧攥紧的拳头上,血丝清晰可见。

  您,为什么就不肯多陪我一会呢?

  沈垣基本上是以他一年的运动量奔到了穹顶峰,最后还差点在门槛那儿跌了一跤。最后还是气喘吁吁地扶着门,踉跄地走进了大殿。

  果然...

被供奉的神明

0.07

  穹顶峰大殿中,血染红了半边天。

  沈垣睁开眼便是站在大殿门后,动作像是在观察着大殿里面的情况,一如往常梦境,“身不由己”。

  实在是太奇怪了,梦里竟全是自己所熟识的人和场景。哪里会有与今生一样的前世?怕不是因为什么梦魇之类的吧,自己也没惹过什么人啊......算了,待往后去找一下木大佬吧。

  基本所有苍穹山派的峰主与众弟子僵持在大殿中,附近倒是围了许许多多的魔族,肉眼可见的魔气和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空中。

  岳清源席地打坐,而柳清歌在他后方似是在帮他稳定内力,但其...

思恋

住校产物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思念与爱恋

  这种东西啊,总是在那个人走之后悄悄来到自己身边,它就如同路边的野花一样充满了生命力;他走后就下了场大雨,花儿变得格外抓人眼球,甚至是怒刷这它那令人有些“厌烦”的存在感。

  自己没了他,又不是不能活,对......吧?

  他仅仅是去处理一件小事。临走前,还死皮赖脸地不肯走,沈清秋好说歹说了一阵子,他才三步一回头地离开了。偌大的一个地方,顿时,就有点空荡荡了。

  不行,这是什么心态!那个破孩子...

被供奉的神明

0.06掉马所引出的破事

  总所周知,沈垣是个小说迷,而且口嫌体正直得很。每每骂的那些作者狗血淋头,但催更却催得比谁都勤。最近,刚好沈九不在,沈垣又开始迷上了一部小说。

  刚开始吸引沈垣的是这个作者的名字——向天打飞机。

  这个作者已经在首页推荐上出现了无数次,最终沈垣还是手贱的点开了他的一部火的大红大紫的小说。此一举动可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,沈垣彻底地陷入了这篇雷文里头。

  但沈垣不知道的是,那部小说的作者可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。

  尚清华,一个号称不想当好作家的峰主不是好打...

被供奉的神明

0.05和七夕没有任何关系的端午节题材

  农历五月初五是个好日子,但苍穹山派十二座峰还是冷冷清清的。毕竟苍穹山派可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,方圆几百里一缕人烟都没有,只有望不尽的树林。

  可那苍穹山派上的弟子,却眼馋着呢。

  人家每家每户有时间的都奔大河大江旁看龙舟赛去了,没法看的也窝在家里看转播。他们就一个邪教据点,还活的清心寡欲,整个修仙的名头,直赶上那和尚庙、少林寺了。

  自打沈垣来了后,就是别的峰的弟子羡慕清净峰的了。前年的圣诞节沈垣趁沈九又出外勤,可是带着清净峰的小辈们到了好几里之外的城中去玩了...

被供奉的神明

0.04  吃豆腐的正确方式:千万不要多放辣椒,会脸红(又名:你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)

  沈垣这一晕便是又过去了两个星期,待他从床上爬起来时,都觉得自己仿佛去过了天堂,整个人都飘飘然的。

  身上莫名其妙地裹着被子,因为挣脱开就弄得满头大汗,真的很想骂那个给他盖被子的人!

  他粗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来,环顾四周,是确认了这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竹舍,这才反应过来。沈垣拍了拍胸口,试图让不规律的心跳声缓一缓,抹了一把冷汗,好像这晕过去的几天都在做噩梦。

  但是一去想梦到了什么,却只...

被供奉的神明

0.03万恶之源

  沈垣自从来到了苍穹后,是跟沈九学习了一些法术的,因为学习能力强,所以沈九一般平时不怎么管他。这种散养的方式可是大大的满足了沈垣的好奇心,诶个诶个峰去串,竟是找出了些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  沈垣今天是照例在清净峰的山腰闲逛,顺便看看有没有些神奇的东西,但却没想到碰上了个大活人。

  沈垣是从一片竹林中钻出来的,他原本好好地在竹林里找蘑菇的,但是听到了一连串慌忙的脚步声,很快便小了下去。沈垣原以为是些什么弟子之类的路过了附近的山梯,然后便不以为然的继续找蘑菇,但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哽咽声,像是一个小孩在哭,后来越哭越...

被供奉的神明

0.02往事(别名:好人卡的正确发送方式)

  柳清歌一直在外人的眼里是个爱憎分明的人,是白便是白,是黑便是黑。但是,有一个人却一直让他烦恼不已。

  沈九。是沈九而不是沈清秋。

  在柳清歌看来,这完全可以当做俩个人来看,一个光鲜的外表下有颗狡诈的心,但另一个却亦正亦邪。

  是那次,他才真正地认清楚那人的面孔。

  当时好一段时间掌门师兄都不在,大大小小的事物便落在了沈清秋的身上,谅柳清歌如何不爽,但岳师兄临走前特地叮嘱自己要多帮衬,万万不可以找茬,柳清歌也只好咽下那口恶气。但让柳...

人民公敌

非标准知乎体
提问:在什么情况下最想从宿舍里搬出?

回答:帅到没朋友
    Ballball各位大佬们,手下留情啊!既然知道了我所有的底细又何必告诉那谁呢?他会弄死我的啊!!!!!!!!
原文:
    科科,谢邀,蓝孩纸,拒绝同性勾搭骚聊。我的回答:当然是在宿舍里有个“人民公敌”时。
    我读CQ高中高一,是我们宿舍的宿舍长。亏我还是宿舍长!但那位“人民公敌”才是真正有说话权的人。
【脸上笑嘻嘻,内心mmp.jpg】
    我们宿舍六个人,我睡一号床,就靠门口那位,而我们的L同...

被供奉的神明

  0.01

  沈垣迷迷糊糊的醒来,脑袋胀痛。梦里的自己,似乎是在拥挤的人群中?太吵了,后来的一切都想不起来了,想仔细探究迎来的也只是刺耳的耳鸣。

  沈垣努力地晃了晃脑袋,想把一切负面的感受甩掉,但脑袋依旧隐隐作痛。费力的睁开眼睛,入眼的是竹绿的一片,应该是在竹舍里。沈垣扭动了下僵硬的手腕,意外的触碰到了一处柔软。

  自己明明在昏迷前还是在椅子上的......

  沈垣的身子还是散的不行,几乎是动不了,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。好不容易爬了起来,发现自己竟是在竹舍的床上。环绕四方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安

© 有点想哭 | Powered by LOFTER